2016年,世界经济艰难复苏,国内经济稳中向好。据海关统计,2016年,我国货物进出口总值24.33万亿元人民币,比2015年下降0.9%。其中,出口13.84万亿元,下降2%;进口10.49万亿元,增长0.6%;贸易顺差3.35万亿元,收窄9.1%。


12016年进出口具体情况    


一、进出口逐季回稳,第四季度进、出口均实现正增长。

2016年,我国进出口呈现前低后高、逐季回稳向好态势。其中,第一季度,我国进出口、出口和进口值分别下降8.2%、7.9%和8.6%;第二季度,进出口、出口、进口值分别下降1.1%、0.8%和1.5%;第三季度,进出口和进口值分别增长0.8%和2.3%,出口值下降0.3%;第四季度,进出口、出口、进口值分别增长3.8%、0.3%和8.7%。


二、一般贸易进出口增长,比重提升。

2016年,我国一般贸易进出口13.39万亿元,增长0.9%,占我国进出口总值的55%,比2015年提升1个百分点,贸易方式结构有所优化。


三、对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增长。

2016年,我国对巴基斯坦、俄罗斯、波兰、孟加拉国和印度等国出口分别增长11%、14.1%、11.8%、9%和6.5%。同期,我国对欧盟出口增长1.2%、对美国出口微增0.1%、对东盟出口下降2%,三者合计占我国出口总值的46.7%。


四、民营企业出口占比继续保持首位。

2016年,我国民营企业进出口9.28万亿元,增长2.2%,占我外贸总值的38.1%。其中,出口6.35万亿元,下降0.2%,占出口总值的45.9%,继续保持出口份额居首的地位;进口增长8.1%。


五、机电产品、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仍为出口主力。

2016年,我国机电产品出口7.98万亿元,下降1.9%,占我国出口总值的57.7%。其中,医疗仪器及器械出口增长6.1%,蓄电池出口增长4%。同期,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合计出口2.88万亿元,下降1.7%,占出口总值的20.8%。其中,纺织品、玩具和塑料制品出口增长。


六、铁矿石、原油、铜等大宗商品进口量保持增长,主要进口商品价格仍处于低位但跌幅收窄。

2016年,我国进口铁矿石10.24亿吨,增长7.5%;原油3.81亿吨,增长13.6%;煤2.56亿吨,增长25.2%;钢材1321万吨,增长3.4%;铜495万吨,增长2.9%;成品油2784万吨,下降6.5%。同期,我国进口价格总体下跌2.1%。其中,铁矿石进口均价同比下跌0.5%,原油下跌18.6%,成品油下跌10.8%,煤下跌0.1%,铜下跌6%,钢材下跌5.5%,跌幅较上半年、前三季度收窄。



2海关分析    


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黄颂平表示,我国外贸呈现前低后高、稳中向好的走势,第四季度有小幅增长。


2016年全球经济仍处于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经济复苏乏力,国际市场需求疲弱,我国对外贸易发展面临的不稳定、不确定的因素明显增多,下行压力加大,总体形势复杂严峻。随着国家促进外贸回稳向好政策措施效果的逐步显现,一季度我国外贸进出口值明显下降,二季度出现企稳,三四季度持续实现正增长,全年呈现前低后高、稳中向好的走势。


对第四季度我国外贸小幅增长的主要驱动因素,他提出:


首先还是得益于一系列促进外贸回稳向好政策措施的逐步落实。

2014年以来,国务院陆续出台了10多个外贸稳增长的文件,相关部门也持续完善了相关配套措施,这些都为我国外贸稳定发展、优质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政策环境。比如去年9月,商务部和海关总署联合发布公告,在全国范围内取消加工贸易业务审批。11月,财政部、税务总局联合出台公告,将机电、成品油等重要产品出口退税率提高到17%等,这些政策措施都非常具体,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和针对性,对促进外贸稳增长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其次,外部环境有改善的迹象,出口企业新增订单指数回升明显。

总体来看,2016年世界经济持续低迷,全球贸易萎缩,但部分指标在缓慢改善。比如从反映经济景气程度的制造业经理人指数来看,美国、欧盟、日本这一指标四季度各月都保持在荣枯线上方,12月份达到阶段性新高。新兴市场中,俄罗斯、印度等也保持在荣枯线上方。而反映全球贸易活跃程度的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也从2016年2月初的历史低点开始反弹。11月11日回升至1045,连续16个月以来首次突破1000点。同时,根据3000家外贸出口企业的月度网络问卷调查数据显示,6月以来,出口企业新增订单指数明显回升。12月升至41.9,为2015年3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印证了外部市场确实呈现出缓慢改善的迹象。


第三,国内经济“缓中趋稳、稳中向好”带动大宗商品进口量持续增加。

进口价格跌势趋缓同步推动进口值增长。2016年国内经济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适度扩大总需求等政策作用下,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呈现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带动了部分大宗商品进口量增加。与此同时,进口价格跌幅继续收窄。2016年,我国进口价格总体下跌2.1%,比前三季度收窄了3.2个百分点,其中铁矿石进口均价同比跌幅比前三季度收窄8.1个百分点,原油收窄7.3个百分点,煤收窄14.7个百分点,铜收窄5.9个百分点。尽管进口价格仍然是拖累我国进口值增长的主要因素,但进口价格跌幅的收窄也助推了全年进口增速浮出水面。



32017年中国外贸走势分析    


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黄颂平介绍:


2016年我国对外贸易呈现回稳向好的态势,取得了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2017年,国际环境依然严峻复杂,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也仍然较大,影响我国外贸发展的不确定因素仍然很多,支撑外贸持续向好的基础尚不牢固。


一是当前世界经济面临诸多新挑战,低迷疲软仍是世界经济的主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测,2017年全球经济增速将为3.4%,经合组织的最新预测值为3.2%,全球经济仍将低位运行,成为共识。世界贸易组织最新贸易展望报告中将2017年全球货物贸易增长预期下调到1.8%-3.1%之间,这是世贸组织首次提出区间预测,意味着2017年全球贸易仍将难以回暖,不确定因素增大。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中国外贸也难以独善其身。


二是我国自身改革进入深水区,外贸结构转型压力大。

2017年是我国实施“十三五”规划的重要一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诸多的结构调整进入了攻坚期。一方面,随着生产综合成本不断上升,传统外贸竞争优势持续减弱。另一方面,我国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也尚未解决,中西部地区产业链配套仍不完善,物流成本偏高,承接东部要素成本型的产业和订单转移的力度不强。数据显示,2016年前10个月,我国劳动密集型产品在欧盟市场份额比2015年同期下滑1.8个百分点,在美国份额下滑1.2个百分点,在日本份额下滑2.1个百分点,而同期部分东南亚国家同类产品在欧美日的市场份额均有所提升。此外,当前我国正在积极培育外贸竞争新优势,发达经济体大力推进制造业回流,对我引进高质量外资形成挑战,更高质量的外贸对创新发展、自主形成技术新优势提出更加迫切的需求。


三是全球化进程遇阻,贸易保护主义对我国出口扩大形成制约。

世界贸易组织2016年6月份发布的报告显示,2015年10月至2016年5月,二十国集团经济体实施了145项新的贸易限制措施,平均每月有超过20项新措施出台,月均新措施数量为2009年世界贸易组织开始监测贸易限制措施以来的最高水平。在经济增长乏力背景下,实施贸易保护、设置贸易壁垒,用反倾销手段干预正常贸易成为有关国家抢占国际市场份额的重要手段。逆全球化趋势日益明显,我国成为这一趋势的最大受害者,根据商务部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共遭遇27个国家和地区发起的119起贸易救济调查案件,涉案金额143.4亿美元。案件数量和涉案金额同比分别上升了36.8%和76%。2017年全球政局正在发生巨大变化,比如英国脱欧,欧洲主要国家大选,美国新总统上任,韩国总统选举等大事件都会给现有政策走向带来变数,或加剧全球范围内贸易保护主义态势。


总体看来,我们认为2017年我国外贸的内外部环境错综复杂,所面临的困难也不是短期的,但经过这些年的积累,我国经济以及外贸韧性好、潜力足、回旋余力大,无论外部市场如何波动,我们都有信心应对。


2017年对外贸易领域只要把握住“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巩固落实“稳增长、调结构“系列政策措施,努力使各项改革惠及企业,对外贸易一定会在提质增效、稳定发展方面取得成效。